密码讲授,麽兵佈洛陀

来源:http://www.faithandLifetv.com 作者:六开宝典历史 人气:71 发布时间:2019-09-14
摘要:《麽兵佈洛陀》是布洛陀经书中的代表之一,原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巴马瑶族自治县所略乡周朝珍藏本,底本是覃秉权民国七年手抄本,1977年覃承勤抄录,2004年收入《壮族麽经布

《麽兵佈洛陀》是布洛陀经书中的代表之一,原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巴马瑶族自治县所略乡周朝珍藏本,底本是覃秉权民国七年手抄本,1977年覃承勤抄录,2004年收入《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第一卷中。全诗750多行,基本为五言壮歌格式,杂有三言和七言,腰脚韵。全诗结构如下: 第一部分:“禳解经” 第一章:开天辟地 第二章:造禳解 第三章:造物 第四章:禳除妖怪 第五章:禳解怪异 第六章:造火 第七章:造字造经书 第八章:禳解灵1

梁庭望

第二部分:“赎谷魂麽经” 第三部分:“赎牛马魂麽经共卷” 第四部分:“赎猪魂麽经” 第五部分:“赎鸡鸭鹅魂麽经” 第六部分:“赎鱼魂麽经” 附译文: 禳解麽经

麽经是壮族原生型民间宗教麽教的经书,2004年4月出版的《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1],全套16开本8卷,收入29部经书,527万字。经书原文都是古壮字,以民间手抄本流传。格式为右江流域壮歌,以排歌为主,上下行,腰脚韵,间有若干勒脚体,和其他地方的纯粹的勒脚体不同。麽经虽然是宗教经书,但从其内容看,显然是壮族的创世史诗,其萌芽当在先秦甚至更早,约在宋代以后出现手抄本,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加工,逐步完善,但依然保持早期史诗的朴素行文,没有后世壮族长诗的曲折连串情节和过多修饰,使后人多少窥见早期壮歌直白铺叙的风格。麽经在内涵上极为丰富,可以说是壮族从原始社会高级阶段到阶级产生初期的百科全书,其中蕴涵着当时社会的许多密码。本文意在以《麽兵佈洛陀》为主,结合其他经文,诠释其中的部分密码。

第一章 开天辟地

一、远古社会结构及其演化

奴来讲好事,奴来叙前代。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2 天未造什么,地未造什么。 天未造樟树,地未造榕树。 大门口未亮,城柱王未造。 金银宝未造,天四角未开。 众人不知晓,前代未造天。 天和地相罩,相罩似磐石。 似磐石高大,似磐石巍峨。 从前石会翻,从前人会变。 石就变两块,石就分两边。 一片升上方,成天装雷公。 一片往下降,成大地装人。 地不给诅咒,天不许咒骂。 前代天空矮,前代雷住低。 婆舂米碰天,公劈柴碰云。 捡星星装篮,日抓云来玩。 地下人怨天,天上人怨命。 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 布洛陀就说,麽渌甲又讲: 三人抓三边,六人扶六面。 撬把天升高,要铁柱来顶。 一片往上升,雷公升上方。 一片往下降,图额降下方。3 一片升上方,造成十堆云。 一片降下方,造成个龙头。 造天却在后,造地却在先。 天罩地不周,天遮地不全。 缩地成山坡,垒地做山坳。 天罩地才周,天遮地才全。 造山寨给王,造成天脚亮。 造山坳深深,造田峒宽宽, 又造洲广广。 老君造天地,盘古造阳间。 老君巡万部,造十二部族。 天上十二姓,地上十二部。4 下方十二官,村庄十二王。 天下十二部,部与部不同。 一部声如牛,一部纹如蜂, 一部话如蛙,一部音如羊, 一部吼如额,我不说他部。 奴要讲缘由,奴要说新章。 第二章 造禳解

中国商周时期,是壮族原始社会瓦解和阶级社会产生的交替时期。这一长达一千多年的历史,社会真实面貌如何,如今已经难以确知。但我们从麽教经书里,从经书所保存的神话中,还是可以有所发现的。根据马克思的《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摘要》[2]和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3],人类原始社会经过原始群、血缘家族公社、氏族公社三个时期,氏族大约产生于直立人到早期智人时代,距今10万年左右。距今一万到几千年是氏族社会的最后阶段。壮族在商周时期,氏族社会发展到高峰,开始瓦解。广西武鸣县马头镇的上千座墓葬,最早的距今已经3100多年,这时是公元前的11世纪,正是商朝帝辛即纣王被周武王推翻的时期。马头墓葬已经有明显的等级,一是墓葬由坡脚向坡顶排列,越往上墓穴越大,越往下墓穴越小。二是坡脚的小墓没有明器,往上明器逐渐增多,坡顶王级墓葬最多。三是明器等级不同,有明显的差别,一般墓葬明器为比较粗糙的陶器,而王级墓则有青铜器,最大的王级墓的青铜器提梁卣达到中原同期的水平。四是墓的形制不同,最大的王级墓有腰坑,墓坑四壁还有一级台阶,一般贵族墓不能享受此种待遇。这说明,商代是壮族氏族社会的最高阶段,麽经所反映的社会情状主要是商周交替时期。当然,麽经中所保留的壮族神话,其产生就更久远了。按迄今学术界的共识,神话的产生已经有一万年的历史,故麽经中保留了母系氏族的片段。按壮族神话,当初大地一片荒芜,后来从大地中央长出一支花,从花蕊中成长出一个女人,他就是壮族也就是人类的女始祖麽渌甲。[4]也就是说,这是壮族的始祖女系氏族花氏族。在《麽兵佈洛陀》等麽经里,麽渌甲依然存在,但已经退到布洛陀之后,居第二位。所以凡有向他们求救的,经文都说“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未造大将军,未造风飕飕。 神农婆造米,仙婆造卧房。 未造成姻缘,未造成溪河。 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 王父去开塘,开得黑白鸡。 塘鱼逃下河,塘鱼散下潭。 婆王来禳解,茫婆王疏解。 鱼王又回塘,鱼王还依旧。 前代造禳解,父王去开田。 开得黄花鸡,旧米不够吃。 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 开得黄花鸡,旧米又够吃。 下面得四囤,上面得五囤。 上仓生虫蛾,下仓生米虫, 禳解得这样。 父王去打猎,打鸡得鸡胞。 虎捉黑母狗,虎捉公猎狗。 猎雄兽不得,追母猄不上。 不得獠牙野猪,不得叉角黄猄。 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 王打猎又得,追母猄得手。 又得獠牙野猪,又得叉角黄猄。 穰解得如此,诵经得如此。 各丛藤自爬,各事各禳除。 父王去打贼,打贼得“鸡嘴”。5 打官贼不赢,撞城墙不倒。 打官人不逃,打交人不散。 吃富人不得,王只空手回。 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 打官贼又赢,撞城墙又倒。 打贼得母牛,打寨得公牛。 得白脸男奴,得红脸女奴。 大祖公得牛,小祖公得奴。 穰解得如此,诵经得如此。 小伙斟酒祝,官拿酒来献。 奴得断这章,奴还有新章。

社会总是在发展,花氏族部落之后繁衍成三个氏族部落或四个部落,这就是麽经中每个段落开头的“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的真实面目。三部落即雷部落、鸟部落和蛟部落。鸟部落的酋长是布洛陀,他的名字根据不同的面目有不同的叫法。最早的叫法是“Baeuqluegdoz” baeuq是对资格很老的老年人的尊称;lueg是山谷之意,doz是山谷名称,故Baeuqluegdoz意思是陀山谷的长者,这个名称应是氏族时代的名称。后来氏族升格为部落或部落联盟,作为酋长,他被叫做“Baeuqroegdaeuz”, Roeg是鸟;daeuz 是酋长、首领、大首领、大官、领袖之意。所以Baeuqroegdaeuz意思是鸟部落酋长、鸟部落首领,或者是鸟部落联盟首领,这是最符合氏族部落时代的称呼。后来布洛陀成了麽教主神,成了神话中的英雄神,其名字便叫 “Baeuqroxdoh”, rox是知道、懂得之意思;doh是遍及、完全、所有之意,Baeuqroxdoh意思是无所不知的长者、全智慧的神人。鸟部落分布广泛,主要在右江流域,其子孙后来以陆、罗、骆等为姓。花部之后的第四部是虎部落,也叫森林部落,其子孙侬姓,主要分布在桂西南,后来出了英雄侬智高。四部到后来变为部落联盟,在神话《布伯》里,雷公被布伯用鸡罩罩住之后,为了脱身,先变为鸡,又变为猪,再变为马,最后变水牛,说明是以雷为主的雷、鸡、马、猪、水牛部落联盟。鸟部就更多了,布伯抓住雷王之后,关进谷仓,让它编草绳,说编不好不能出来。却让蜘蛛帮忙,雷公编好一段,蜘蛛吃一段。后来洪水淹没天下,只剩兄妹俩,要成亲还得金龟、乌鸦、竹子。

第三章 造物

三部四部之后是十二部落,关于十二部落的具体结构,各本麽经有不同的说法。按氏族部落时代,每个氏族部落都有图腾,于是图腾便成了氏族部落的族徽、标志和代码,后世的国旗就是从图腾演化而来的,至今不少国家的国旗国徽仍以图腾为标志。《麽兵佈洛陀》的《禳解麽经》第一章中唱道:“天上十二姓,地上十二部。[5]下方十二官,村庄十二王。天下十二部,部与部不同。一部声如牛,一部纹如蜂,一部话如蛙,一部音如羊,一部吼如额,我不说他部。”这里仅列了水牛部、马蜂部、蛙部、羊部和蛟部五部,其他花部、雷部、鸟部省了,还应当有竹部、黄牛部、蛇部和鱼部,这些部都在经书的不同地方出现。在麽教神像挂图里,十二部又变成鸡部、鹅部、鹰部、水牛部、黄牛部、马部、猪部、狗部、羊部、鳄部等,其中一个形象损坏不清,另一个为畸形人首。这十二部所在区域是后来古骆越国区域,应当是骆越国的主体。由于后来壮族内部的流动,其分布区域现在已经难以廓清。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造笠未完整,造禾未造好。 未造道相接,未造路相通。 上造风翻滚,下未造人间。 王要铜去焊,就成路相接, 又变路相通。前代未造禳, 未造瓶喝酒,未造头人做土官, 未造鸡打贼,未造袋做“炼”,6 未掌印做官,未扮做主人。7 不白吃地方。天安置什么, 地安置什么。王又去打贼, 得首级献官。土官赐印做官, 土官赐印做主,得白吃地方。 穰解得如此,诵经得这样。 三十藤攀枝,各藤各自攀。 七十二凶兆,各有法疏解。 各样我说齐,各姓我说全, 各样我禳完。杯酒敬祖公, 瓶酒敬祖公。坐听我禳解, 齐听我疏解。奴又断此章, 奴还有后章,此章完续新。

关于氏族部落酋长的称呼,女性最初可能用yah、buz、yahbuz表示,这几词都是老祖母、奶奶、老婆婆的意思。后来引入汉语“王”,与壮语词结合在一起,成为yahvuengz,汉语音译“娅王”,即王婆。《麽兵佈洛陀》中的“女+下王母造兵”(Yahvuengzmeh caux beng),直译是“母王婆造禳解”,母王婆显然是氏族部落酋长、首领。从《麽兵佈洛陀》的《禳解麽经》第二章看,女性首领还有一定的权利和威望,因为“父王去开塘,开得黑白鸡。塘鱼逃下河,塘鱼散下潭。婆王来禳解,茫婆王疏解。鱼王又回塘,鱼王还依旧。”这是男性惹的祸,却由女性酋长兼法师的母王婆来禳解。到父系氏族部落时代,酋长、首领开始可能叫Baeuq,后来便引入汉语的王,为强调他是氏族部落的酋长或首领,故加boh,意思是父亲,成boh vuengz,汉语为“王父”,不是一般的父亲,而是王级父亲。又叫daeuz ,即酋长、首领、大首领、大官、领袖之意。在麽教经书里,布洛陀、王父、布在绝大部分地方都在女性之前,说明父系氏族部落已经占主要地位。不仅如此,到布洛陀时代,鸟部落已经联合了众多氏族部落,上升为部落联盟,布洛陀是这个联盟的领袖,所以被称为Baeuqroegdaeuz。《赎谷魂经》中提到的“盘古造阴阳,造做天盖地。

第四章 攘除妖怪

神农造谷魂,烟守造鱼魂。七脚王造水,智人造地方。那鹅王造贼,混沌婆造‘傍’,[6]高祖辈造魂。”盘古、烟守、七脚王、智人、那鹅王、混沌婆、高祖以及上面提到的母王婆、茫王婆等,都应当是这个联盟的各个氏族或部落的酋长、首领。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前代未禳解,三百六个怪。 王未懂禳除,七百二个妖。 王未曾禳除,种谷不饱满, 种菜不长芽。王家又得病, 王家疾病生。米装袋问卦, 衣放篮占卜。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麽渌甲就说。拿猪肉和酒, 进去祭神龛,近来祭神台, 王种稻饱满,王种菜萌芽。 王家病才消,王家病才好。 王儿才长高,王孙才长大。 王找金也见,王找银也得。 病痛解一边,钱财拿进来。 穰解得如此,诵经得那样。 事在人初始,事在前世人。 让人会盘算,记下后代传, 传到咱这代。我讲老主家, 我说筐装衣,8我说某人家, 我讲花姓人。他吃旧田米, 他吃古田酒。怕谷不饱满, 忧菜不萌芽。才来祭神龛, 才来祭神台,祭品他备齐。 奴又断这章,奴又诵新章。

从经书看,酋长、首领并不脱产,他们也还是劳动者。经文中说:“前代未造禳,未造瓶喝酒,未造头人做土官,未造鸡打贼,未造袋做‘炼’,[7]未掌印做官,未扮做主人。[8]不白吃地方。”也就是说,那时还没有后来的那种孟子所说“劳心者治人”的官员,没有剥削,没有压迫。酋长也好,首领也好,都得劳动:“王父去打猎,打鸡得鸡胞。虎捉黑母狗,虎捉公猎狗。猎雄兽不得,追母猄不上。

第五章 禳解怪异

不得獠牙野猪,不得叉角黄猄。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王打猎又得,追母猄得手。”“王未曾禳除,种谷不饱满,种菜不长芽。王家又得病,王家疾病生。米装袋问卦,衣放篮占卜。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拿猪肉和酒,进去祭神龛,近来祭神台,王种稻饱满,王种菜萌芽。”他是“王”,但也得去打猎、种田、种菜,不得白吃地方。盘古、烟守、七脚王、智人、那鹅王、混沌婆、高祖以及上面提到的母王婆、茫王婆等,还是劳动能手,某方面的发明者。大的劳动,是集体进行的。特别是造天地:“三人抓三边,六人扶六面。撬把天升高,要铁柱来顶。一片往上升,雷公升上方。一片往下降,图额降下方。[9]一片升上方,造成十堆云。一片降下方,造成个龙头。造天却在后,造地却在先。天罩地不周,天遮地不全。缩地成山坡,垒地做山坳。天罩地才周,天遮地才全。”集体劳动开辟了人类生活的空间,实际上,开天辟地神话不过是砍伐森林,进行原始农业的折射和回声。造火也是集体劳动:“见樟树枯死,见枫树枯干。斧头断成节,刀去砍成段。三人拉前面,五人拉后面。”

兄且听我说,你们听我讲。 奴来说除妖,奴来讲禳怪。 奴来疏解好,奴来捉个鬼。 鹰站晒台是凶兆,水泡屋檐是凶兆, 稻不灌浆是凶兆,牛犄角裂是凶兆, 黄牛骑水牛是凶兆,9猪剩独崽是凶兆, 狗生七崽是凶兆,女在娘家分娩是凶兆, 儿生两头是凶兆,儿像条石是凶兆。 生儿像磨刀石,下田碰见虎。 在家见大蛇,吹风蛇进屋。 蛇横大路是凶兆,蟒爬进屋是凶兆。 黄猄在堂屋大门叫,鼯鼠在晒台桩叫。 蝉鸣蚊帐竿,斑鸠叫屋檐, 鹧鸪叫屋廊。稻米讲叽喳, 稻谷讲叽喳。鸭崽变鸡崽, 鸭蛋生双黄,母鸡啼二遍。 别家猪来生崽,别家鸭来生蛋, 别家鸡来孵蛋。一鸭蛋生双崽, 一狗生双头,鹅崽生猫毛。 老鼠斗碗架,蛟龙滚猪槽。 约外公来护,来禳除今日。 田进水口垮像斗笠,田中间陷像背蓬。 水田尾垮塌,老虎糟蹋田。 狗坐上板凳,烘篮掉火上。 熬酒变酒糟,照看蛋双黄。 它捉弄做妖,它来招引怪, 今日都禳解。鹞和鹰相啄, 鸭和鸡相挤,猪和狗相背,10 黄牛水牛交配,今日都禳解。 火炭落在水缸间,红鼠落在木版上,11 黄血滴在房中间。12稻六月抽穗,13 母猪生独崽,狗一窝七只。 鹰毛掉田间,鸦毛掉秧田。 水牛上楼板,14水牛田间撞主人。 蛟九月怀孕,屋梁生黑木耳, 干栏生花木耳,帐竿生大木耳。 果子狸在晒台叫,鼯鼠在梯下叫。15 各姓攘除遍,各样禳解完。 从里禳到外,从外禳到里, 攘除转脸见。王家还富贵, 有女儿继承,有男儿接代。 财旺不消退,家产不减损。 奴言会应验,几年都自在。 奴言禳主家,说大人筐衣。 奴讲某某家,奴说花姓人。 禳解种菜得,攘除种稻成。 禳解鸡鸭成笼,禳解牛羊成栏。 种地长满坡,种田长满峒。 种啥都丰收,做啥都成功。 同楼梯吃米,同竹篮吃饭。16 各样奴说齐,各姓奴讲全。 样样搭桌疏解,样样安台禳解。 样样办桌疏解。讲给长老邻里, 传给三氏四姓,请众一起攘除, 让众一起占卜。水车四柱撑, 鱼帘六柱扶。扶主家人旺, 撑衣主家兴。拥戴主家起宫殿, 扶助主家得高升。大王筐装衣,17 求金金也见,求银银也得。 病痛拨一旁,钱财招来跟。 小伙拿酒斟,小伙倒酒瓶。 奴又诵新段,奴又说新章。

生产发展了,于是产生了私有财产,产生了阶级分化,原始社会逐步瓦解。《赎谷魂经》中唱道:“二十五天王扯秧,七月稻穗长。八月稻收割,九月扁担挑。谷粒大如柚,谷穗像马尾。禾剪剪不断,扁担挑不动。三人吃一粒,七人吃一穗。”生产发展了,于是出现阶级分化:“父王去打贼,打贼得‘鸡嘴’[10]打官贼不赢,撞城墙不倒。打官人不逃,打交人不散。吃富人不得,王只空手回。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打官贼又赢,撞城墙又倒。打贼得母牛,打寨得公牛。得白脸男奴,得红脸女奴。大祖公得牛,小祖公得奴。”这段唱词告诉我们,出现私有财产,分出了智人和笨人,分出了穷人和富人,部落首领演变为白吃天下的“官” ,阶级就这样产生了。祖公应当是家族长,掠奴现象产生了,不过在奴隶社会刚产生时,奴隶的价值还抵不过牛,所以大祖公分得牛,而小祖公分得红脸女奴和白脸男奴。十二部落的首领,都变成了王,有了官印,可以白吃天下。部落之间的争夺财产的战争相当激烈,甚至打到交人,把“官人”的城墙也冲垮了。由于争夺财产,产生了父子冤、婆媳冤、兄弟冤。在《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第七卷的《汉王一科》和《麽汉王祖王一科》里,兄长汉王(有的本译作罕王,壮语是天鹅王,也就是天鹅部酋长、首领)和后母的儿子祖王打得一塌糊涂。那时已经有稳定的家庭,汉王母亡,后母生了小儿子祖王,这说明早起有过幼子继承制。汉王为挣得长子继承权,力争得了一部分财产,祖王不干,屡屡陷害汉王,甚至打猎时往汉王身上瞄准。汉王十分气愤,飞回天上,降大祸于人间。祖王无奈,不得不请村里的长老和地方上的长老来商量,最后大家决定请乌鸦和鹞鹰(实际也是两个部落的首领)到天上去请天鹅王回来,祖王还给他财产,这场纠纷才算平息。从这里可以看出,壮族原始社会瓦解以后,进入了奴隶制。但不是中原或希腊罗马那种阶级严重对立的奴隶制,而是马克思所说的“东方奴隶制”,即通常所说的“家庭奴隶制”。实际上,根据我的研究和经书的记载,应当叫做“家族奴隶制”比较准确[11],新生奴隶主大祖公和小祖公,不是一家之主,而是一个宗族家族之主,家族成员被冯盎叫做“子女”,也就是半奴隶,这是包括在农村公社里的奴隶制。麽教经书还以词的形态反映壮族的奴隶制,在《麽兵佈洛陀》里,凡出现“我”的地方,绝大部分都用hoiq,这个词的词义是奴隶,只有很少的地方用gu。经文一开始的两行经诗“我来讲好事,我来叙前代。”和每章末尾“我要讲缘由,我要说新章。”其中的我字都用“奴”。因宋元明壮族刚从奴隶制走出来不久,上层才用gu或gou,农奴及一般人只能用hoiq,汉语音译为“灰”,这时hoiq已经变成谦称。但家庭奴隶长期用hoiq,到新中国成立前长工仍叫hoiq,长工是短期的奴隶,奴隶制的残留。壮族的奴隶有三个词,民族词叫hoiq;后借如汉语“奴”,壮话叫noz;后来有将民族词与汉语词结合起来,叫hoiqnoz,三个词都是奴隶的意思。只有一种社会形态绵延很久,其代表词才有如此长久的生命力。从这里可以看出麽教经书有多么丰富的内涵,里面蕴藏着多么丰富的早期壮族社会的秘密。

第六章 造火

二、远古社会生活的“清明上河图”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前代未造火,吃生肉如鸦, 吃生鱼如獭。雨点落哔啪, 雪散落唰唰。两手抓两圈, 两人抓两边,人在畲地问畲地。 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 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 天帝和鸟去上方,神和鸟去下方。 见樟树枯死,见枫树枯干。 斧头断成节,刀去砍成段。 三人拉前面,五人拉后面。 渐像萤火虫,渐如蜈蚣茅。18 要艾绒来捂,用干茅来引。 火根引出来,火种引出来。 前人乖又乖,秀才笨又笨。 让蝴蝶煽扇,萤火虫拿火。 拿去放堂屋,拿去挂房檐。 火烧城烧寨,烧山洞物品。 烧掉皇帝书,烧掉根源字。 烧了本命书。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麽渌甲就说。截木做四段, 劈木做四块,拿来放堂屋。19 安个火灰王,20[55]肉来给它祭, 鱼来给它供。今是禳解日, 禳解事应验,诵经家应验。 奴砍断这章,奴又有新章。

麽经不愧是壮族先民氏族部落社会生活的“清明上河图”,其对远古生活的描绘,生动而富与浪漫色彩,很吸引人。那时人们住在哪里?很长时间是住在山洞里的。壮族地区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形千姿百态,到处都有奇特的山洞,正好为先民们提供生活的空间,所以连作为首领的布洛陀也住在山洞里。麽经中唱道:“祖公家在岩洞里,祖公村在石山下。”他出洞下山很辛苦,所以“伞遮露水祖公来,煽扇汗水祖公来。”为人们禳解后又回到山洞里。《 么兵全卷》中又说:人们“昔未造干栏,睡坡边像牛,睡坝下像鹅,睡树顶像鸟”,后来才有干栏,有堂屋。所以造火以后,“拿去放堂屋,拿去挂房檐”山洞很阴冷,人民“吃生肉如鸦,吃生鱼如獭。雨点落哔啪,雪散落唰唰。”于是人们遵照布洛陀和麽渌甲的指点,合力造火。有火可以熟食和驱寒,但身上还不能保温,早先只能在身上围以草木叶。《麽请布洛陀》中说,有一个造物神叫做他业王,他教人们盖有四角的干栏,又教人们“造织布机织成布”。人们有了衣服穿,做禳解法事时才有“筐装衣”这样的习俗。

第七章 造字造经书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奴讲布洛陀,奴说麽渌甲。 祖公家在岩洞里,祖公村在石山下。 全世找祖公,祖公大人来。 伞遮身公来,巾擦汗公来。 伞遮露水祖公来,煽扇汗水祖公来。 请来坐凳头,请来坐桌头。 千鬼祖公安,万神祖公造。 祖公造鬼吃祭品,祖公安神吃供奉。 供奉什么还愿好,供祭好得神佑护。 鼓好敲打声音好,锣好敲击声音好。 系缨带进门,官门才兴旺, 王府才热闹。黑根源字祖公安, 造干栏书祖公造。认“寄”做“桥”书,21 入学训诫书,麽经成叠书, 官的成堆书,都是祖公造。 十二母牛不孕,十二人坛巫婆,22 都是祖公书造。十二架母猪,23 都跟祖公书造。奴说某家人, 奴讲花姓人。他家出乱子烦恼, 他家不自在。让祖公祓殃理顺, 让祖公疏解做好。家才热闹像火, 家才安好如初。祖公说了变安, 祖公诵了变好。人拿瓶来收, 小伙来斟酒。奴又诵新地, 奴又说新章,奴又顺理后章。

人们有干栏住,有衣服穿,有火熟食,但社会还没有规矩。《麽请布洛陀》中说:“老君巡六国,人间不成样。天与地交合,蛙与莫交配。公公与儿媳同睡,大伯与弟媳同床。”《麽兵布洛陀》中描绘的就更乱了:“黄猄在堂屋大门叫,鼯鼠在晒台桩叫。蝉鸣蚊帐竿,斑鸠叫屋檐,鹧鸪叫屋廊。稻米讲叽喳,稻谷讲叽喳。鸭崽变鸡崽,鸭蛋生双黄,母鸡啼二遍。别家猪来生崽,别家鸭来生蛋,别家鸡来孵蛋。一鸭蛋生双崽,一狗生双头,鹅崽生猫毛。老鼠斗碗架,蛟龙滚猪槽……总之,世间一切都没有规矩,于是布洛陀和麽渌甲出来安排秩序,定了许

第八章 禳解灵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从前未造蛋,生病找不见东西, 有病找东西不见。前代虽然造, 才养鸭生蛋,造只鸡孵崽。 生病有物给,得病有牲祭。 粉红不过桃花,白不过蛋。 粉红不过梨花,好不过蛋。 前代父不上儿家,要蛋来疏解, 父才上儿家。前代兄不上弟家, 要蛋来疏解,兄才上弟家。 前代夫不上妻家,要蛋来疏解, 夫妻好依旧。又到咱这代, 奴说某家人,奴讲花姓人。 怕谷不饱满,怕菜不发芽。 他来祭神台,他来祭祖宗。 要此蛋疏解,坏的往上排, 乱的往下排。王种谷才满, 王种菜才发。王挣金才见, 王挣银才得。病痛丢一边, 钱财向人来。养母牛生崽, 养猪又繁殖。过火燎禳怪,24

多规矩,如公公不得与儿媳同睡,蛇不横大路,虎不下平阳,猪不生单崽,狗不生一窝……。世界终于有了秩序,人们能够有条不紊地生活。

若冤未疏解,这样禳就好。 周年咱富贵,斟杯酒敬公婆, 倒瓶酒敬公婆。奴也问要魂, 禳解完。

那时的婚姻状况,在经文中也透露出一些信息。在神话中,布洛陀是麽渌甲的儿子,同时又是她的丈夫,这反映了壮族先民的血缘婚时代。麽经中大概觉得这种关系尴尬,删掉了。《布伯》中兄妹不肯结亲,最后在乌鸦、竹子、乌龟的撮合下勉强成亲,说明人们对“一对配偶的子孙中每一代都互为兄弟姐妹,正因为如此,也互为夫妻”的血缘婚已经开始拒绝,即所谓家庭组织的“第二个进步就在于姐妹和兄弟之间也排除了这种关系。”[12]“公公与儿媳同睡,大伯与弟媳同床。”分明是族外婚制,公公与儿媳,大伯与弟媳,都已经不是同一个氏族部落。这种婚制的特征是,A氏族部落的所有男子都是B氏族部落女子的丈夫;B氏族部落所有男子都是A氏族部落所有女子的丈夫。ABC环形婚也遵守这一规则。《麽兵布洛陀·禳解麽经》的第八章里说的“夫不上妻家” 、“父不上儿家”、“兄不上弟家”,就是因为在族外婚制中夫们和妻们各在不同的氏族部落,所以夫不上妻家,只能在特定的时间见面,因而也就分不出父子、兄弟来。后来经过禳解,也就是社会进步了,“夫才上妻家”,“父才上儿家”,“兄才上弟家”。

二、赎谷魂麽经

麽经有相当强烈的秩序意识,其核心是早期的伦理道德。经文中所提到的“公公与儿媳同睡,大伯与弟媳同床。”是以厌恶的心态提到的,说明违反人伦。在《么兵全卷》[13]中的《解父子冤》中说,“前世儿反孝,父叫儿做饭,儿擦掌对父。父饭后打鱼,儿饭后游村。父饭后修渠,儿叼烟游村。父催儿造犁……”最后竟然把父亲砍死了。结果带来了无穷的灾难:“有女儿就死,有男儿灭绝。儿淹死在塘,儿死埋入土。养孤雏不长,养孤儿不长。鲭鱼藏石底,鬼入老人嘴。”布洛陀批评他“你是犯三祖,你是犯五代。”结果儿子不得不赔罪:备了稻谷穗、毛竹叶包糯米饭,紫色糯米饭,用芦苇编的容器装诸头等祭品,先给村庄禳解。然后带猪头到社庙去,“供到火灶君,供到布洛陀,供到麽渌家。”再要木桐做锹柄,用火麻做鬼楼,杀猪向父母赔罪。请麽公来诵经禳解,请道公来攘除。表示悔过之后,灾难才解除。最后经文中列举了不符合伦理道德的诸多行为:“或是犯三祖,或是犯五代。兄弟错相吵,父子错相争,夫妻错相骂,妯娌错相吵,火灶边相骂,错坐伯父前,错蹲祖父前,错吃水芋叶,公婆前擤鼻涕,错喝竹叶水,向公婆吐口水,错吃野芋叶水,蠢话向公婆,错吃芦苇叶水,话得罪公婆,都得要修正,也这次禳解。”“好话谢三祖,好言谢五代,坏话丢下塘,狠话丢下河,丢下河给鱼,当水散滩头。儿辈万代有吃,儿辈欢乐自在。代代让你好,没有哪代坏。”这段充满哲理的经文,把麽经对人的修养和伦理道德演绎得淋漓尽致。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昔无黑无光,昔无天无地。 天未造什么,地未造什么。 天未造樟树,地未造扁桃。 众人不懂造,霹雳造天地。 盘古造阴阳,造做天盖地。 神农造谷魂,烟守造鱼魂。 七脚王造水,智人造地方。 那鹅王造贼,混沌婆造“傍”,25

和世界上许多民族一样,壮族早先也经历过漫长的采集渔猎生活,农业的崛起也不过是两三万年的历史。关于采集渔猎,《麽兵佈洛陀·禳解麽经》的第二章里有生动的描绘:“王父去开塘,开得黑白鸡。塘鱼逃下河,塘鱼散下潭。婆王来禳解,茫婆王疏解。鱼王又回塘,鱼王还依旧。”“父王去打猎,打鸡得鸡胞。虎捉黑母狗,虎捉公猎狗。猎雄兽不得,追母猄不上。不得獠牙野猪,不得叉角黄猄。婆王造禳解,茫婆王疏解。王打猎又得,追母猄得手。又得獠牙野猪,又得叉角黄猄。”按壮族神话谱系,壮族先民社会结构的演化是:花部——雷部、鸟部、额部、虎部——蛙部、水牛部、黄牛部、鸡部、马部、鹰部、羊部、猪部、鸭部、天鹅部、马蜂部、竹部、蛇部、狗部……,按神话,第二环节的雷公、布洛陀、额、虎中,雷公是老大,蛟龙是小妹,神话说,雷公与蛟龙私通,按现代说法,血缘太近,所以生出的儿子是青蛙,是个怪胎。青蛙既是雷公之子,平时本和父亲住在天上,后来像阿波罗一样被指派为天使下到人间,一是帮助雷公侦查恶人并随雷公去灭之,所以师公经文中有“雷公下来劈恶人,青蛙拿刀后面跟”;二是当人间种田需要雨水时,向父王咯咯高叫请水,这是蛙的重要职能。在这里,实际是用神话的手法,反映了壮族先民从采集狩猎经济向稻作农业经济的转换,花部、雷部、鸟部、蛟部,都是采集渔猎经济的代码,雷部有为水稻给水的功能,鸟部因鸟有在田间捉虫的本领,后来演化为越人的著名的鸟田神话,这样雷和鸟就变成了从采集渔猎经济到稻作农业经济的过渡神祗,其身上负载了渔猎经济和农业经济的双重印记,是两种经济转换的代码和中间链环。蛟龙因为不能给水稻供水,在壮族中后来退居次要了。到蛙神,才是真格的稻作农业经济,标志经济类型转换的基本完成。

高祖辈造魂。前代坡不高, 天和地相罩,田和云相叠。 捡星星放篮,手抓云来玩。 婆舂米杵天,公劈柴碰云。 在甲子元年,掉下三螟蛉, 落三拱屎虫。落只大螟蛉, 掉只大屎虫。晚它翻滚吱嚓咬, 早他翻滚咬吱嚓。天地分两块, 四块抛四方。一块往上升, 变成天装雷。一块降下方, 就成地装人。天上雷隆隆, 雨落到地下。混沌造地方, 盘古造百姓。造塘养鱼吃, 造田种米吃。三月种地季, 四月种田季。水口流哗啦, 水进田哗哗。上丘做秧田, 下丘做水田。要糯谷去播, 要籼谷去撒。二十五天王扯秧, 七月稻穗长。八月稻收割, 九月扁担挑。谷粒大如柚, 谷穗像马尾。禾剪剪不断, 扁担挑不动。三人吃一粒, 七人吃一穗。不得养天下, 难养得地方。前代水淹天, 前代雨泡云。高山也不剩, 干坳也不剩。只剩郎老坡, 惟余敖山坡。单有天鹅家,26 单有案州眉。27稻谷和菜全堆积在此, 蛇全住到此。淹得三月夜, 淹得九十天。水自退成潭, 水自降成滩。混沌来造地, 盘古造百姓。造成三百六种谷, 造成三百六姓人。定智人笨人, 定富人穷人,定好人坏人。 混沌本是懂,盘古本是造。 造村子地方,造做府做县。 造畲地水田,造三百鱼塘, 造五百田种稻谷。混沌懂造天, 老君懂造地。地上有子民, 地上有百姓。有人无稻米, 吃茅草当餐,吃牛草当餐。 山坡草粗糙,吃茅草也烦。 孩子吃了长不大,孤儿吃了不白净。 姑娘吃了不红润,土官儿吃了瘦死。 春王真的懂,盘古不停造。28[63] 造稻谷养天下,稻谷在香炉那里。 稻谷在敖山坡,稻谷在鹅王家。 稻谷在岩州眉,船去接不得, 筏去接不来。和长老商量, 和寨老合计。一长老嘴勤, 一寨老伶俐:“给鸟去叮啄, 让鼠跟去咬。”过海去匆促, 过江去匆忙。老鼠咬根部, 鸟儿咬尾部。鼠得谷自吞, 鸟得谷入囊。鼠去住山林, 鸟去宿山坡。王想这不对, 王想这不妙。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麽渌甲又说。你做三铁夹, 你做七十网。拿去装山坳, 拿去撑山口。老鼠来就捉, 鸟过来就套。王退回左脚, 王退回右脚。站着遵从祖公话, 坐着遵从祖公说。铁夹装在窄地方, 网套装在山洞口。老鼠来就捉, 鸟儿来就套。得两只斑鸠, 得两只野鸡。王儿真聪明, 王儿就灵巧。脚踏鸟下颚, 手掰开上颚。见前年粳谷, 见去年糯谷。得三颗旱稻种, 得四颗水田种。发给全天下, 拿去送百姓。拿去壅做种, 拿去浸做种。申日拿去播, 拿去撒田峒,拿去种田间。 七月谷抽穗,吉时谷饱满。 谷粒像柚子,挑也挑不起。 两夫妻相骂,两婆媳吵架。 要木捶来捶,要舂杵来打。 谷粒远远散,谷粒沙沙飞。 拿去播田峒,拿去撒峒田。 一粒落坡边,变成芭芒谷。 一粒落园子,变成粳谷丛。 一粒落寨子,它变成玉米。 一粒掉墙脚,它变成稗子。 一粒落畲地,它变成小米。 一粒落田峒,变成籼谷本。 变成黄牛谷,变成大糯谷。 变成黑糯谷,变成粳糯谷。 变成晚糯谷,小粒变籼谷, 大粒变粳谷。旱稻种坡顶, 黑糯种斜坡。二三月交春, 所有人早起。春第一杜鹃, 春地二蝉鸣。杜鹃叫耙田, 蝉鸣叫插秧,蝴蝶邀运粪。 雷鸣响天上,大雨落下方。 三天落不停,七天落不断。 父疏通水渠,儿挖水渠急。 水口水跳坎,水进田哗哗。 教雌牛套犁,要公牛拉犁。 将粳谷脱粒,将糯谷脱粒。 浸下水三天,四天拿上岸。 吉日拿去播,申日拿去撒。 撒下种就成,播下土就高。 二十五天扯秧,二十六天插秧。 妇女扯做束,男人整做堆。 田中秧苗成花纹,峒中秧苗成花纹。 三周苗长高,五周就可耘。 初耘又再耘,七月禾抽穗。 八月谷当收,九月寒露过。 八月王去看,九月王去查。 禾蔸不长穗,谷穗没有粒。 王的畲地谷花死,王的水田谷蕾干, 王的稻田谷穗断。王心大烦恼, 王就太忧虑。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麽渌甲就说:你去搭主家神龛, 你去安赎魂神龛。接谷魂就回, 接秧魂才长。王听祖公吩咐, 王照祖公的话。王搭主家神龛, 王安赎魂神龛。赎谷魂回田, 赎鱼魂回塘。畲地旱稻又长, 水田稻谷又饱满。王又有余粮, 王又吃余粮。吃鱼不吃头, 吃粮不看桶。下地王平安, 天下乐自在。王的天下红火, 王的天下好依旧。事在人初始, 事在前世代。出了聪明人, 传给后代人。到我们这代, 与前代比照,这代我遵循。 今世我来说,不说远的事。 不说哪姓人,不说哪家人。 他谷魂四散,他谷魂逃走。 王来搭主家神龛,王来安赎魂神龛。 赎稻魂回来,找谷魂回来,回吧魂、回吧魂。 三十种旱稻也回,四十种水稻也回。 魂去下方五峒也回,魂去上方五峒也回。 前年粳谷魂也回,去年糯谷魂也回。 茅草地小米魂也回,芦苇田稻谷魂也回。 ? 三、赎水牛黄牛马魂麽经共卷 ?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昔未造水牛,无水牛耕田。 无水牛拖耙,无水牛犁地。 逊王真的懂,盘古不停造。 塘边造黄牛,两角弯向前。 河边造水牛,两角弯向后。 在墙脚造羊,尾巴齐膝盖。 茸草地造牛,泥牛壅洼地。29 乌杨木做腿,酸枣做乳头, 紫檀做牛骨,野蕉做牛肠, 鹅卵石做肝,红泥做牛肉, 马蜂巢做肚,鹅卵石做蹄, 尖刀做牛角,枫叶做牛舌, 樟叶做牛耳,苏木做牛血。 埋在茸草地,壅在山林中。 三早王去看,四早王去探。 见变嘴巴张,见变牛角昂。 要麻绳去拉,用麻绳去牵。 王拉不回来,王拖不起来。 王空手而回,王空手而归。 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 布洛陀又讲,麽渌甲又说。 要竹管在先,穿麻绳在后。30 拿去勒后耳,人一牵就回, 人一拉就起。牵牛走滴答, 鞭牛回滴答。牵来放田峒, 赶去放田峒。吃葳草唰唰, 吃茅草嗦嗦。太阳暗沉沉, 太阳将落山。牛拴晒台下, 儿孙同围观,大人同来耍。 拿来养做种,拿来养做本。 满周岁受孕,吉时牛繁殖。 生叉角三牝,生斜角五牝。 有牛崽第一,得开塘吃鱼。 有牛崽第二,得耕田吃谷。 有头牛第三,得娶妻帮力。 有头牛第四,卖牛得银用。 王牛像蝌蚪,王牛如虾聚。 昔畲地无栏,昔水田不围。 牛进敢卡地,牛入皇帝田。 敢卡就去赶,皇帝就去砍。 牛直挺倒地,王的牛惨死。 牛头丢田坎,牛肠甩田峒。 王牛魂四散,王牛魂逃散。 变怪来这里,变灾难来临。 魂入白牛嘴,魂进五海牢。31 往前得三月,往后得五周。32 王的牛瘦死,王的牛喉肿。 一牛死田峒,一牛死峒田。 一牛死树丛,一牛死牛栏。 一牛死柱间,牛死光死完。 缺头牛耕田,缺头牛拉耙。 没有牛拉犁,要人去耙田。 要人去犁地,晚上喊身疼。 半夜痛呻吟。商人问笨话, 商人问好话。夜晚王为何呻吟身疼, 晚上王为何呻吟身痛?父王答话说, 父王答话道:缺头牛拖耙, 缺头牛拉犁。何处有牛卖, 哪里有牛圩?商贩答应说, 商人答应道:郎中有牛卖, 郎寨有牛圩。33次早天蒙亮, 父子煮饭熟,公公儿媳煮早饭。 王带钱在身,王拿钱放袋。 去到郎寨圩,到郎中那边。 郎中有牛卖,郎中有牛圩。 买牝银十七,买牡银十八。 拿天平来称,拿马笼来套。 得牛回滴答,赶牛回滴答。 拿来养做种,拿来养做本。 养做种不成,养做本不繁。 养牝不交配。有姑娘回讲, 有老人回说。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脱就讲, 麽渌甲就说。你去主家搭神龛, 王去安赎魂龛。王依祖公书做, 王照祖公嘴巴说。王招魂回来, 王赎魂回来。养牛种又成, 养牛本又繁。养牝又交配, 生叉角十牛,生歪角五牛, 家有好依旧。事生在初年, 事出在前代。出聪明予人, 传给后代人,直传到这代。 奴说给Δ家,奴说给花姓。 说白色牛群,说这代牛种。 说它魂四散,说它魂逃走。 魂去下三方,魂去上五方。 十叉角牛也回,五歪角牛也回。 竖角牛也回,瘦牡牛也回。 白牛群也回,黑栏牛也回。 来呼拉大群,来斑牛白牛。 来呼拉牛群,来金牛红牛。 回来吧牛魂!来希哩花啦。 来灰牛斑牛,回来吧牛魂! 四、赎猪魂麽经

雷蛟私通生蛙的神话,蕴涵着采集渔猎经济生活中孕育出了稻作农业经济的密码。在《麽兵佈洛陀》的《赎谷魂经》里,是这样来表达的:“春王真的懂,盘古不停造。[14]造稻谷养天下,稻谷在香炉那里。稻谷在敖山坡,稻谷在鹅王家。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郎莫造猪窝,郎家造社神。 七奶婆造猪,六虑公造槽。 造猪给水喝,造猪造潲水。 乌杨木做槽,造潲水喂猪。 造猪在泥坑,造猪在墙角。 要棉花做肉,要苏木做血。 要稻叶做肠,鹅卵石做肝。 枫树籽做肉,马蜂窝做肚。 拿去泥坑壅,拿去墙角埋。 三早王去看,九早王去探。 见变成头猪,见变成真猪。 王带回猪槽,拿潲水去喂。 两槽放两边,来吃乌杨槽。 来吃糯谷潲,满岁猪怀胎。 吉时猪繁殖,一母十个崽。 王猪像蝌蚪,繁殖像白蚁。 成三牝猪种,成五牡架猪。 猪崽生无数,有白猪黑猪。 昔地不围栏,昔田不围篱。 猪进敢卡田,猪进皇帝田。 敢卡就去追,皇帝就去砍。 猪头丢田坎,猪肠甩峒田。 父王骂咧咧,王母咒喋喋。 往前得三月,往后得五月。 虎捉猪入丛,狼拖猪野外。 一头死栏下,一头死柱间。 王父猪不活,王母猪不成。 猪大不繁殖,母猪不交配。 有个姑娘讲,有个老人说。 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 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 让王搭主家神龛,让王安赎魂神龛。 去泥坑赎魂,去墙角赎魂。 王遵从祖公吩咐,王坐纳祖公话语。 王退左脚回,王退右脚回。 王回来招魂,王回来赎魂。 赎魂回猪栏,赎魂回柱间。 养公猪又得,养猪又繁殖。34 母猪又交配。是初代魂归, 是前代人时。事有前人记, 传给后辈人。到我们这代, 不说遥远事。不讲哪个姓, 奴说给Δ家,说给花姓人。 说他白猪群,说他栏猪种。 满栏是黑猪,满圈是大猪。 那猪魂四散,那猪魂逃走。 魂去下三方,魂去上五方。 也来主家搭神龛,他来安放赎魂龛。 得三头猪种,得五头架猪。 回来吧,魂! 白色猪全来,花斑猪全来。 黑猪魂也来,大槽猪也来。 回来母带崽,一母十个崽。 来称心如意,回来吧,魂!

稻谷在岩州眉,船去接不得,筏去接不来。和长老商量,和寨老合计。一长老嘴勤,一寨老伶俐:“给鸟去叮啄,让鼠跟去咬。”过海去匆促,过江去匆忙。老鼠咬根部,鸟儿咬尾部。鼠得谷自吞,鸟得谷入囊。鼠去住山林,鸟去宿山坡。王想这不对,王想这不妙。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又说。你做三铁夹,你做七十网。拿去装山坳,拿去撑山口。老鼠来就捉,鸟过来就套。王退回左脚,王退回右脚。站着遵从祖公话,坐着遵从祖公说。铁夹装在窄地方,网套装在山洞口。老鼠来就捉,鸟儿来就套。得两只斑鸠,得两只野鸡。王儿真聪明,王儿就灵巧。脚踏鸟下颚,手掰开上颚。见前年粳谷,见去年糯谷。得三颗旱稻种,得四颗水田种。发给全天下,拿去送百姓。拿去壅做种,拿去浸做种。申日拿去播,拿去撒田峒,拿去种田间。七月谷抽穗,吉时谷饱满。谷粒像柚子,挑也挑不起。”看了这段经文,我们不难想象,当年先民去打猎时,发现老鼠和鸟吃野生稻粒,萌生了稻粒可吃而种稻的感悟,这在当时是个大发现,大发明。

五、赎鸭鸡鹅魂麽经

“脚踏鸟下颚,手掰开上颚。见前年粳谷,见去年糯谷。得三颗旱稻种,得四颗水田种。”这可能不是神话,而是真的有过掰开鸟嘴得稻粒的经历。在壮族的狗偷稻种的神话里,说的是天上有的是稻谷,但不给人间。人们派九尾狗上天,在天上的仙人晒谷垫里打滚,身上粘满稻谷。仙人就追赶,后来砍掉了狗的八条尾巴。狗赶快往密林草丛里钻逃,可惜身上的稻谷都被草刮掉了,只剩下尾巴下夹着的几粒,拿来做种。所以后来稻穗长得像狗尾巴。壮人直到现代也还感谢狗的这分功劳,过去在凌云一些壮族乡村,新谷登场煮的第一锅新米饭,第一碗是必须给狗吃的,以感谢它的偷稻之功。这分明是带狗狩猎时,偶然发现狗身上粘来稻粒,萌发出栽培水稻的活计。经书上的这些描绘,反映的是什么年代,难以确定。但从道县玉蟾宫和广西南宁市14个贝丘遗址发掘的10000多年前壮族先民遗存的人工栽培炭化稻粒来看,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上最早发明水稻人工栽培的民族之一,壮族先民开始种植水稻,已经有一万多到两万年的历史。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母王为造鸡,吃米来生蛋。35 生蛋在晒台,见蛋散巴巴。 一鸡孵沉沉,一鸡孵稳稳。 三十二日孵成鸭,二十一日孵成鸡。 造鸡在山林,鸡下到田峒。 王去播糯谷,王去撒籼谷。 鸡来吃谷子,出来吃稻米。 王捉关笼子,王抓放笼子。 王以肩挑回,王用背背回。 拿来关笼子,拿来关草窝。 拿来养做种,拿来养做本。 繁殖十公鸡,孵成九母鸡。 生蛋去扒虫,指定地不扒。 扒王菜园菜枯死,扒王蒜园蒜死绝。 王母木棍打,王捉鞭子打。 王鸡飞草丛,王鸡逃野外。 鹞鹰匆匆来,乌鸦迅速到。 鹞鹰捉鸡入草丛,乌鸦捉鸡去树林。 啄得肝吃肝,挖得肠吃肠。 有只得吃肉,王鸡魂散失。 鸡碎肉飞溅,这里出殃怪, 殃怪出这里。往前三个月, 往后五个月。王鸡死寨里, 王鸭死河傍。有的死栏圈, 有的死篱笆。生蛋鸡也死, 公鸡大也死。有个人会讲, 有老人会说。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道渌甲就说。36要你们给主家搭神龛, 叫你们安赎魂神龛。赎要寨脚魂, 赎要门口魂。王的左脚缩回来, 王的右脚退回来。王来搭主家神龛, 王来安赎魂神龛。王鸡繁殖像蝴蝶, 王鸭多得像虾子。那事在初代, 那事在前代。出了聪明人, 记下传后代。传到咱这代, 拿前世来比。这代我来说, 不说远的事。不说别的姓, 我不说Δ家。我说花姓人, 说他鸡魂失。说鸭魂已飞, 那鸭魂四散,那鸡魂爬走。 他来搭主家神龛,他来安赎魂神龛。 赎鸭魂鸡魂回来,回来吧魂! 三十老母鸡也回,四十大公鸡也回。 红鸡魂也回,中等鸡也回。 白鸡群也回,黑鸡帮也回。 母鸡带崽回,回来吧魂! 鸡越养越大,鸡越杀越多。 让它繁殖像蝌蚪,让它发像虾。 赎鸡鸭魂法念完。 六、赎鱼魂麽经

从《麽兵佈洛陀》看,壮族先民摸索栽培水道的过程相当艰难,不仅要和老鼠和鸟兽争稻谷,还要摸索出让移栽秧苗的最佳时间和护理方法,使稻粒灌浆而不至于空壳。《赎谷魂经》中唱道:“谷粒远远散,谷粒沙沙飞。拿去播田峒,拿去撒峒田。一粒落坡边,变成芭芒谷。一粒落园子,变成粳谷丛。一粒落寨子,它变成玉米。一粒掉墙脚,它变成稗子。一粒落畲地,它变成小米。一粒落田峒,变成籼谷本。变成黄牛谷,变成大糯谷。变成黑糯谷,变成粳糯谷。变成晚糯谷,小粒变籼谷,大粒变粳谷。旱稻种坡顶,黑糯种斜坡。二三月交春,所有人早起。春第一杜鹃,春第二蝉鸣。杜鹃叫耙田,蝉鸣叫插秧,蝴蝶邀运粪。雷鸣响天上,大雨落下方。三天落不停,七天落不断。父疏通水渠,儿挖水渠急。水口水跳坎,水进田哗哗。教雌牛套犁,要公牛拉犁。将粳谷脱粒,将糯谷脱粒。浸下水三天,四天拿上岸。吉日拿去播,申日拿去撒。撒下种就成,播下土就高。二十五天扯秧,二十六天插秧。妇女扯做束,男人整做堆。田中秧苗成花纹,峒中秧苗成花纹。三周苗长高,五周就可耘。初耘又再耘,七月禾抽穗。八月谷当收,九月寒露过。八月王去看,九月王去查。禾蔸不长穗,谷穗没有粒。王的畲地谷花死,王的水田谷蕾干,王的稻田谷穗断。王心太烦恼,王就太忧虑。”辛辛苦苦播下种,却还不知道什么地方能种出水稻,“一粒落坡边,变成芭芒谷”,“ 一粒掉墙脚,它变成稗子”,只有落在峒田,才能长成水稻。“杜鹃叫耙田,蝉鸣叫插秧,蝴蝶邀运粪”,慢慢的种植的时间也摸索出来了。谁知道“八月谷当收,九月寒露过。八月王去看,九月王去查。禾蔸不长穗,谷穗没有粒。王的畲地谷花死,王的水田谷蕾干,王的稻田谷穗断。”白辛苦了。

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昔无暗无亮,古无天无地。 天未置何物,地未造何物。 天未置樟树,地未造扁桃, 众人不懂造。天与地相叠, 生成巍然石,生成块巨石。 两公母蜾蜂,拱屎虫公母, 从前蜾蜂大,拱屎虫也大。 嘴尖如匕首,爪子像大刀。 从内咬到外,从外咬到里。 石头裂两块,石头开两边。 一往上跟雷,一往下跟蛟。 天上雷声隆,蛟赶河海水。 一块往上方,变出十根柱。 一块降下方,造出龙头来。 雨落下方地,九头蛟造沟, 九头龙造河。点头过来坡连坡, 伸颈过来山连山。甩尾巴做溪, 要脚刨做河。造成宽天下, 造成广田峒。霹雳造天地, 盘古置阴阳。老君巡万部, 造下界万部,造黎民百姓。 定下方天下,造住人天地。 村子十二王,十二山谷部。37 一人上升去跟雷,一人下降去随蛟。 一人进山跟社王,一人入云去跟神。 一人入暗附庙神,两人去教官。 初教字不成,初教经不懂。 王母语喋喋,王父问滔滔。 造水车水坝,造鱼栅鱼帘。 水坝如何造,鱼帘如何做。 去和瑶做窝,去和壮做同。 见壮人有炭,见瑶人有铁。 右边放炉子,左边放铁矿。 炉子喷出火,铁渣往下排。 铁水往下流,铸成宽口斧。 打成偏口刀,斧子砍枯树。 刀砍木成段,树做鱼栅柱, 木段做鱼帘。拿去放大山, 拿去放大林。每日砍两条, 砍得木两根。拿来放码头, 拿来放水尾。吉日王去砌, 吉日王去编。四月到申日, 水来才不垮。三月入亥日, 可造坝造栅。吉日砌鱼帘, 水就流哗哗,水过来哗哗。 三天王去看,九早王去探。 下来一大鱼,来大青竹鱼。 一鳞像个盆,一须像条绳, 一牙像耙齿。王拿刀去砍, 王用刀背打。赶鱼下深潭, 赶鱼下大海。下海去匆匆, 下江去速速。上游逃下游, 下游逃上游。鱼栅无大鱼, 鱼帘无大鱼。三朝变三面, 五早变五路。变成河沟蛟, 变成那海龙。变来住八边, 变来死溪旁。在溪硬邦邦, 在栅硬条条。三早王去看, 九早王去探。见它直挺挺, 见它死凄凄。王退左脚回, 王退右脚回。去问布洛陀, 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 麽渌甲就说。你将鱼下水, 你赶鱼下溪。那是河沟蛟, 那是海中龙。三朝王去看, 七早王去瞄。去禳解鱼栅, 去攘除鱼帘。王左脚退回, 王右脚退回。王搭主家龛, 王安禳解龛。来禳解鱼栅, 来禳解鱼帘。送蛟子去禳, 送龙崽下海。要三牲疏理, 赎绿鳍鱼魂,赎黄鳍青竹鱼魂, 赎红鳍花鱼魂,周年得稻谷。 到来年九月,九月稻抽穗。 鱼结队下帘,得十担九担。 得一担新谷,此是初代事。 出来聪明人,传给后代人。 传到这代人,跟从前比照。 这代我承传,这时我来论。 不说遥远事,不讲别姓事。 我说Δ家人,我说花姓人。 他给塘鱼栅做禳解,他给那鱼帘做攘除。 接鱼魂回塘,回来吧魂! 绿鳍鱼也回,大鳍青鱼也回, 黄鳍鲇鱼也回,红鳍花鱼也回。 青竹鱼跳下鱼栅,红为鱼冲下鱼帘, 下成千上万。我说主家人, 我说筐衣君,我说Δ家人, 我说花姓人。吃鱼不吃头, 吃米不看米筒,酒下杯! 赎鱼魂法念完。

水稻种植要在泥里水里操作,十分辛苦,“昔未造水牛,无水牛耕田。无水牛拖耙,无水牛犁地。”“没有牛拉犁,要人去耙田。要人去犁地,晚上喊身疼。半夜痛呻吟。”于是造牛,“逊王真的懂,盘古不停造。塘边造黄牛,两角弯向前。河边造水牛,两角弯向后。在墙脚造牛,尾巴齐膝盖。茸草地造牛,泥牛壅洼地。[15]乌杨木做腿,酸枣做乳头,紫檀做牛骨,野蕉做牛肠,鹅卵石做肝,红泥做牛肉,马蜂巢做肚,鹅卵石做蹄,尖刀做牛角,枫叶做牛舌,樟叶做牛耳,苏木做牛血。埋在茸草地,壅在山林中。三早王去看,四早王去探。见变嘴巴张,见变牛角昂。要麻绳去拉,用麻绳去牵。王拉不回来,王拖不起来。王空手而回,王空手而归。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又讲,麽渌甲又说。要竹管在先,穿麻绳在后。[16]拿去勒后耳,人一牵就回,人一拉就起。牵牛走滴答,鞭牛回滴答。牵来放田峒,赶去放田峒。吃葳草唰唰,吃茅草嗦嗦。太阳暗沉沉,太阳将落山。牛拴晒台下,儿孙同围观,大人同来耍。拿来养做种,拿来养做本。满周岁受孕,吉时牛繁殖。生叉角三牝,生斜角五牝。有牛崽第一,得开塘吃鱼。有牛崽第二,得耕田吃谷。有头牛第三,得娶妻帮力。有头牛第四,卖牛得银用。王牛像蝌蚪,王牛如虾聚。”

注:

人的生活不光吃主食,还得有副食,麽经中多处提到种菜。第四章中说,因有妖怪捣乱,“种谷不饱满,种菜不长芽”,后来经过禳解,“王种稻饱满,王种菜萌芽。”副食是与水稻关系密切的猪、鸡、鸭、鹅、鱼,猪、鸡、鸭、鹅是用米糠和剩饭喂出来的,因此,它们是稻谷的转化物。鱼生长于河湖田塘中,河湖的鱼不易捕捉,所以壮族祖先早就挖塘养鱼,在水田里放鱼,塘是蓄备水抗旱的,因此与水稻密切相关,壮族于是把财产叫做“塘田”。可见猪、鸡、鸭、鹅、鱼与壮族的生活密不可分,是稻作文化的一部分。因其地位重要,壮族先民对它们格外用心,在《麽兵布洛陀》中分立了几部分赎魂经,显得战战兢兢。

1 各章标题为新安。2 此三界非佛教的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是壮族先民的宇宙结构观,认为宇宙是三层立体结构,天空为上层,称上界;大地为中层,称中界;水下还有一层,称下界。下界源于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地下空洞、地下河。四界增加林界。上界雷公坐镇,中界布洛陀坐镇,下界独额管辖,号称壮族三大神,加坐镇森林的老虎,称四大神。三界观有朴素的唯物主义。雷公和布洛陀都是鸟形,显然是壮族最古老的鸟部落图腾形象。3 图额是壮语duzngieng的音译,即汉语的蛟龙,这是一种以鳄鱼为主,糅合了河马、犀牛等的混合体。4 十二部是壮族原始社会末期的社会结构,是十二个大部落或部落联盟,是后来形成壮族的核心群体。十二部以其图腾为标志,据麽教神像挂图,有鸡部、鹅部、鹰部、水牛部、黄牛部、马部、猪部、狗部、羊部、鳄部等,其中一个形象损坏不清,另一个为畸形人首。在别的地方,十二部又有所不同。如《麽兵布洛陀》中有马蜂部、蛙部。5 鸡卜的卦象之一。6 麽教破狱仪式。7 奴隶主。8 麽公做法事时,将病人的衣服放在竹筐里施法。9 指黄牛和水牛交配。10 指交配。11 指刚生浑身红嫩的小鼠掉到干栏二层人住的木地板上。12 俗认为是鬼血,不吉利。13 从前种单季稻,四五月下种,九月收,故六月抽穗被认为怪异。14 指干栏二层。15 壮人住干栏二层,需从一层架梯子。16 同楼梯即同长屋,早期社会同一氏族往往同住一长屋,同一个梯子上下。17 指请麽公诵经做法事。18 指小火点像茅草新芽一样红。19 火种放堂屋,以木头引燃保护火种。20 即灶王。21 “寄”即人干爹干娘;“桥”即求嗣法事仪式。22 坛为麽教小团体量词,一坛十二人。23 指已经长成骨架的猪。24 麽教仪式之一,将物品从火上过一下,表示去灾除祸。25 傍,壮话biengz 的译音,此词多义,意思是天下、国家、人间、这一带地方。26郎老坡和敖山坡都是神话中的神山,洪水淹天时未受淹没。27生长野生稻的地方。28即神话中开辟红水河的岑逊王。29神话说,布洛陀以泥捏成牛,埋在洼地后变真牛。30指一小竹管削尖一头穿牛鼻,牛绳从中穿过。31白牛是传说中的妖怪之一,五海水牢为恶魔所居。32 原文为 hop,意思是首尾圆合,在这里是满一个月之意,不是七日一周的周。33 郎中和郎寨都是传说中的原始圩场。34 原文为maen,指原来不怀胎的猪,现在又怀胎。35 壮族神话中世间万物之母,称yahwuengz,yah是婆婆、奶奶之意,故可称婆王,音译娅王。传说她没年七月十七生病,十八病重,十九死去,二十下葬,二十一日又复活。至今桂西壮族巫婆仍有哭娅王的习俗。传说她去世那天如果天下雨,秋天会晴朗,如果是晴天,秋天会阴雨绵绵。又传她死那天一只麻雀都不见,次日雀身带白霜,那是给她戴孝。有学者研究,娅王可能是古骆越方国的女王,他的死日属于国殇。36 道渌甲是麽渌甲的另一个名称。37 这里的部指部落或部族,是壮族早先主要有十二部构成的远古社会结构。按壮族神谱,首先是花部,麽渌甲为代表;后繁衍到四界四部;再繁衍到十二部,这时壮族社会已经走到原始社会末期,开始发生阶级分化。

猪对壮人特别重要,所以经文中有造猪的章节:“造猪在泥坑,造猪在墙角。要棉花做肉,要苏木做血。要稻叶做肠,鹅卵石做肝。枫树籽做肉,马蜂窝做肚。拿去泥坑壅,拿去墙角埋。三早王去看,九早王去探。见变成头猪,见变成真猪。王带回猪槽,拿潲水去喂。两槽放两边,来吃乌杨槽。来吃糯谷潲,满岁猪怀胎。吉时猪繁殖,一母十个崽。王猪像蝌蚪,繁殖像白蚁。成三牝猪种,成五牡架猪。猪崽生无数,有白猪黑猪。”后来因“猪进敢卡田,猪进皇帝田。敢卡就去追,皇帝就去砍。猪头丢田坎,猪肠甩峒田。王父骂咧咧,王母咒喋喋。往前得三月,往后得五月。虎捉猪入丛,狼拖猪野外。一头死栏下,一头死柱间。王父猪不活,王母猪不成。猪大不繁殖,母猪不交配。”人们慌了,赶快“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让王搭主家神龛,让王安赎魂神龛。去泥坑赎魂,去墙角赎魂。王遵从祖公吩咐,王坐纳祖公话语。王退左脚回,王退右脚回。王回来招魂,王回来赎魂。赎魂回猪栏,赎魂回柱间。养公猪又得,养猪又繁殖。”[17]

对鸡鸭鹅也是如此,“造鸡在山林,鸡下到田峒。王去播糯谷,王去撒籼谷。鸡来吃谷子,出来吃稻米。王捉关笼子,王抓放笼子。王以肩挑回,王用背背回。拿来关笼子,拿来关草窝。拿来养做种,拿来养做本。繁殖十公鸡,孵成九母鸡。生蛋去扒虫,指定地不扒。扒王菜园菜枯死,扒王蒜园蒜死绝。王母木棍打,王捉鞭子打。王鸡飞草丛,王鸡逃野外。鹞鹰匆匆来,乌鸦迅速到。鹞鹰捉鸡入草丛,乌鸦捉鸡去树林。啄得肝吃肝,挖得肠吃肠。有只得吃肉,王鸡魂散失。鸡碎肉飞溅,这里出殃怪,殃怪出这里。往前三个月,往后五个月。王鸡死寨里,

王鸭死河傍。有的死栏圈,有的死篱笆。生蛋鸡也死,公鸡大也死。有个人会讲,

有老人会说。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道渌甲就说。[18]要你们给主家搭神龛,叫你们安赎魂神龛。赎要寨脚魂,赎要门口魂。王的左脚缩回来,

王的右脚退回来。王来搭主家神龛,王来安赎魂神龛。王鸡繁殖像蝴蝶。”最后呼唤:“赎鸭魂鸡魂回来,回来吧魂!三十老母鸡也回,四十大公鸡也回。红鸡魂也回,中等鸡也回。白鸡群也回,黑鸡帮也回。母鸡带崽回,回来吧魂!”

麽经这种对农副业生产极其生动传神的这种描绘,使我们多少可以窥见壮族先民的经济生活。这是当时社会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人与自然的关系占有绝对的比重,人类社会内部的矛盾还处于很次要的地位。

三、宗教氛围

《麽兵布洛陀》是宗教经典,自然有浓郁的宗教氛围。氏族部落社会的生活中,宗教信仰占有很大的比重。壮族的宗教信仰分为三个层次,即原始宗教、原生型民间宗教、创生型宗教(即壮化道教和佛教等人为宗教),麽经中反映的主要是前两个层次。从整个麽经来看,原始宗教氛围仍然很浓厚。原始宗教包括自然崇拜、鬼魂崇拜、生殖崇拜、图腾崇拜和祖先崇拜五个方面,在《麽兵布洛陀》中都有反映,自然崇拜方面,举凡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山川土石、水火、动植物的崇拜,在麽经中都屡屡出现。经文一开始,就提到“天未造樟树,地未造榕树”,涉及到天、地、植物。动物提到最多,《禳解麽经》第五章《禳解怪异》中提到了、果子狸、鼯鼠、鹧鸪、蝉、蟒、斑鸠、乌鸦、鹞、老鼠等20多种,它们只要有一点异动,都引起先民们的惊慌,这是自然崇拜常见的心态。鬼魂崇拜最为浓厚,整个经文都弥漫着万物有灵的氛围。第死章《攘除妖怪》说:“前代未禳解,三百六个怪。王未懂禳除,七百二个妖。”所谓360怪,720妖,既包括自然崇拜,也包括鬼魂崇拜,后者更多一些。第五章提到许多怪异:“兄且听我说,你们听我讲。我来说除妖,我来讲禳怪。我来疏解好,我来捉个鬼。鹰站晒台是凶兆,水泡屋檐是凶兆,稻不灌浆是凶兆,牛犄角裂是凶兆,黄牛骑水牛是凶兆,[19]猪剩独崽是凶兆,狗生七崽是凶兆,女在娘家分娩是凶兆,儿生两头是凶兆,儿像条石是凶兆。生儿像磨刀石,下田碰见虎。在家见大蛇,吹风蛇进屋。蛇横大路是凶兆,蟒爬进屋是凶兆。黄猄在堂屋大门叫,鼯鼠在晒台桩叫。蝉鸣蚊帐竿,斑鸠叫屋檐,鹧鸪叫屋廊。稻米讲叽喳,稻谷讲叽喳。鸭崽变鸡崽,鸭蛋生双黄,母鸡啼二遍。别家猪来生崽,别家鸭来生蛋,别家鸡来孵蛋。一鸭蛋生双崽,一狗生双头,鹅崽生猫毛。老鼠斗碗架,蛟龙滚猪槽。约外公来护,来禳除今日。田进水口垮像斗笠,田中间陷像背蓬。水田尾垮塌,老虎糟蹋田。狗坐上板凳,烘篮掉吼上。熬酒变酒糟,照看蛋双黄。它捉弄做妖,它来招引怪,今日都禳解。鹞和鹰相啄,鸭和鸡相挤,猪和狗相背,[20]黄牛水牛交配,今日都禳解。火炭落在水缸间,红鼠落在木版上,[21]黄血滴在房中间。[22]稻六月抽穗,[23]母猪生独崽,狗一窝七只。鹰毛掉田间,鸦毛掉秧田。水牛上楼板,[24]水牛田间撞主人。蛟九月怀孕,屋梁生黑木耳,干栏生花木耳,帐竿生大木耳。果子狸在晒台叫,鼯鼠在梯下叫。[25]各姓攘除遍,各样禳解完。从里禳到外,从外禳到里。”这些所谓怪异,用今天的科学眼光来看,不过是比较少见的自然现象而已。像“屋梁生黑木耳,干栏生花木耳,帐竿生大木耳”这样的现象,在潮湿温暖的壮族地区,有什么奇怪的?狗坐板凳也会偶然出现。“女在娘家分娩是凶兆,儿生两头是凶兆,儿像条石是凶兆。生儿像磨刀石”也偶尔见到。科学不发达,不知道预产期,或预产期不准,在娘家分娩并不奇怪。壮族后来遇到这种情况,就让女儿赶快挪到田野分娩。这么多怪异,其核心是对鬼魂的恐惧。由于万物有灵,所以在先人们的意识中,认为有千鬼,“千鬼祖公造”。

从《麽兵布洛陀》的《赎谷魂麽经》《赎牛马魂麽经共卷》《赎猪魂麽经》《赎鸡鸭鹅魂麽经》《赎鱼魂麽经》里,我们可以看到鬼魂崇拜的厚度。显然,古人不您认为这些动物有灵魂,而且其灵魂让人敬畏,稍有不慎就会致祸。当“牛进敢卡地,牛入皇帝田。敢卡就去赶,皇帝就去砍。牛直挺倒地,王的牛惨死。牛头丢田坎,牛肠甩田峒。王牛魂四散,王牛魂逃散。变怪来这里,变灾难来临。

魂入白牛嘴,魂进五海牢。[26]”牛死魂散,灾难跟着来临。鱼魂也是这样:“吉日砌鱼帘,水就流哗哗,水过来哗哗。三天王去看,九早王去探。下来一大鱼,来大青竹鱼。一鳞像个盆,一须像条绳,一牙像耙齿。王拿刀去砍,王用刀背打。赶鱼下深潭,赶鱼下大海。下海去匆匆,下江去速速。上游逃下游,下游逃上游。鱼栅无大鱼,鱼帘无大鱼。三朝变三面,五早变五路。变成河沟蛟,变成那海龙。变来住八边,变来死溪旁。在溪硬邦邦,在栅硬条条。三早王去看,九早王去探。见它直挺挺,见它死凄凄。”只有给鱼赎魂,鱼才回来:“要三牲疏解,赎绿鳍鱼魂,赎黄鳍青竹鱼魂,赎红鳍花鱼魂,周年得稻谷。到来年九月,九月稻抽穗。

鱼结队下帘,得十担九担。得一担新谷,此是初代事。”鱼魂与谷魂命运相连,鱼回谷回,鱼走谷亏。

关于生殖崇拜,经文中反映比较少,也比较间接,只是强调公公不得与儿媳同睡,否则生齿不繁。诗中还强调“有女儿继承,有男儿接代”但对于从生殖崇拜中演化而来的图腾崇拜,则做足文章。经文中的12部,不用说是典型的图腾崇拜。从所列举的诸多动植物中,鸟、额、虎、鸡、狗、水牛、黄牛、蛙、马、猪、鸭、鹅、羊、马蜂、蛇、龟等动物,花、樟树、榕树、竹子、枫树等植物,雷、日、月等天象,显然都是各氏族部落的标志图腾,受到特别的崇拜。

祖先崇拜首先是提到的各个“王”,包括布洛陀、麽渌甲、婆王、茫婆王、盘古、霹雳、烟守、七脚王、智人、混沌、那鹅王,等等,显然都被当作祖先来崇拜。经文各段在禳解之前,都有安放神龛仪式:“王来搭主家神龛,王来安赎魂神龛”,神龛是祭祀祖先的平台,现在壮人家家都有,迁新居得首先把神龛搬过去,可见非常神圣。总的来说,麽经中的祖先崇拜表现为始祖崇拜、远祖崇拜和家祖崇拜,而以始祖崇拜最为强烈。

麽教的最强烈最集中的表现是麽经。从渊源上看,麽经中原生型民间宗教麽教从原始宗教演化而来的轨迹非常自然,各个经文中都是先突出麽教主神,而后包含原始宗教。这说明在布洛陀时代,原始宗教演化为麽教的进程已经基本完成。麽教有如下特点:有从业者麽公、相应的组织结构和师徒传承方式;有灵魂观念、神灵观念和神性观念中的天命观为内涵的宗教观念;有以布洛陀、麽渌甲为至上神以及凶兆显示等教义;有自己的教规;有以布洛陀、麽渌甲为首的神灵系统,包括人鬼系统、自然神灵系统、少量外来宗教神灵,其结构中民族土俗神占绝对优势,且以造物神为主,外来宗教神很少;有众多麽经,主要分为祈福类、驱邪类和超度类三类;有相应的服饰、法器和神像;有比较稳定的法事仪式。这六个特点,在麽经中都基本体现。从《麽兵布洛陀》中可知,麽经对麽教的威力十分推崇,无论遇到什么灾难或凶兆,都得祈求于麽教;而只要麽公做了法事,什么灾难都能够禳解,对其功能的夸张如此,足见那时人们在强大的大自然面前的惶惑。《麽兵布洛陀·禳解麽经》第一章是开天辟地,紧跟着第二章就是《造禳解》,后面有专门《造字造经书》的一章,都为强调麽教做铺垫。遇到困难怎么办?第四章唱道:“前代未禳解,三百六个怪。王未懂禳除,七百二个妖。王未曾禳除,种谷不饱满,种菜不长芽。王家又得病,王家疾病生。米装袋问卦,衣放篮占卜。去问布洛陀,去问麽渌甲。布洛陀就讲,麽渌甲就说。拿猪肉和酒,进去祭神龛,近来祭神台,王种稻饱满,王种菜萌芽。

王家病才消,王家病才好。王儿才长高,王孙才长大。王找金也见,王找银也得。

病痛解一边,钱财拿进来。穰解得如此,诵经得那样。事在人初始,事在前世人。”强调只有请麽公禳解才能“得那样”。又如第五章,当遇到六十五种凶兆时,赶快禳解,结果“各姓攘除遍,各样禳解完。从里禳到外,从外禳到里,攘除转脸见。王家还富贵,有女儿继承,有男儿接代。财旺不消退,家产不减损。奴言会应验,几年都自在。奴言禳主家,说大人筐衣。奴讲某某家,奴说花姓人。禳解种菜得,攘除种稻成。禳解鸡鸭成笼,禳解牛羊成栏。种地长满坡,种田长满峒。种啥都丰收,做啥都成功。同楼梯吃米,同竹篮吃饭。[27]各样奴说齐,各姓奴讲全。样样搭桌疏解,样样安台禳解。样样办桌疏解。讲给长老邻里,传给三氏四姓,请众一起攘除。”如此多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怪异现象,都求教于麽公禳解,足见麽教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威力。这对于研究古人的心理,极有价值。

四、文化氛围

在壮族的麽教、师公教、壮化道教、佛教等宗教中,麽教的民族文化氛围是最浓郁的,基本保持壮民族文化的原生态面貌,非常宝贵。麽教从形式到内容都基本是民族的;师公教形式基本是民族的,但内容则是壮汉对半;壮化道教从形式到内容都以汉文化为主,但与真正的汉族道教不同,做了民族化的处理,嵌入了壮文化元素。且看师公经书《毛洪歌》中的一段:

15.召贯东京张六部,押扶朋友毛翰林。 15.前世东京张六部,交个朋友毛翰林。

16.齐 朝中護王上,扶 宰相扶 臣。 16.同在朝中保皇上,一为宰相一为臣。

17.艮 京城林我主,两扶朋友共条心。 17.日居京城齐护主,两个朋友共条心。

18.两 富贵承官戢, 齐眉力接祖宗。 18.双方富贵承官职,都无子女接祖宗。

19.若修双 对面义,双 八字一般同。 19.若是两人对面议,两人八字一般同。

20.途 命运齐一养,正是八两对半斤。 20.咱们命运都一样,正是八两对半斤。

21.造礼钱财眉无所,台了布兰扶尔承。 21.赚得钱财无计数,死后不知谁继承。

22.娄眉钱财用布了, 斋 醮答途阴。 22.家中财产用不尽,做斋道场答鬼神。

23.米酒 醮娄齐恶,劳天艮蜀兰开恩。 23.米酒冥币咱同出,老天日后会开恩,

24. 笔写字 具,双娄朋友改反心。 24.拿笔写书为凭据,两个朋友不反心。

25.朋友 齐 酒,勺认旬垢 分明。 25.朋友席上同饮酒,要认所约说分明。

26.浪娄求花花自应,对 神圣扶 旬。 26.如咱求花花也应,对着神灵发誓言。

27.浪娄双 生男子,上十一二他 同。 27.如咱双方生男儿,十一二岁拜弟兄。

28.浪扶生男扶生女,双 朋友齐 亲。 28.如一生男一生女,两个朋友共结亲。

29双云对 合意,会算日子答途阴。 29.两人当面谈合意,卜好吉日答鬼神。

从这段经文可以看出,原文系古壮字七言上下句腰脚韵壮歌格式,但内容却是唐朝汉族故事,说的是张宰相和毛翰林无子女,求神赐嗣,后张家得女张玉音,毛家得男毛洪,遂定娃娃亲。谁知毛洪父母双亡,家庭败落,张家于是悔婚。张玉音被迫另嫁,迎娶日张玉音在轿中自杀身亡,酿成悲剧。不仅内容是汉族的,古壮字原文借汉语词也很多,这从上面的对应中就可以看清。类似这样的汉族题材,在师公经书中占到一半。

再看壮化道公经书《中宵绕棺经》经文:“奉道拔亡斋主Δ等躬诣师前拜上,香位在——勘叹石崇家富贵,堆金积玉如山岗。从有黄金并珠宝,岂能买命在阳间。/尚有文王能卜易,凡事未卜可先知。先天妙理全计算,限尽死一般。/勘叹庄周梦庄周,二梦蝴蝶去又优游。人生与浮世,限到各回头。/勘叹前贤事、前贤事,前贤古事永流传,行孝满三年。/ 漏传三更至,明月到天心。欲绕金棺佐,叩师作证盟。

请孝男绕过棺材,各各跪听。

当对案前同启声唱:

一心奉请:三清大道,六御高真,东极慈父,救苦天尊,上元天官,天曹乾像,斗汉星君;中元地官,地府法王,诸司吏判;下元水官,水府部众。上司空界,六庙神祗。家堂香火,土地灶君,门承户尉,祖乃先灵。左右两班,葬(原字是 器字下两个口字换成亡字)场会内,无量圣贤,光临葬场,证盟绕棺行道。”此为请的神灵名单。经的后面为汉壮文诗歌交叉唱:“一别堂中无父母,从今谁为主。堂上寂寂断音容,何处追敬亲。”紧跟着是壮歌“滴盏酒第一,捲 布拂 念他。台去 月 閻羅,黑他舍板拱。可想造工哽,為天天斗急。一來舍地地,二來失塘那。”汉译文:“斟第一杯酒,衣袖抹眼泪。死去到阎罗,闭眼留空村。本想做活吃,上天来收人。一来舍田地,二来舍财产。”(壮文:Dwk cenj laeuj daihit,genbuh uet raemxda.dai bae daengz nyimzlaz,laepda ce mbanj hongq.goj siengj caux hong gwn ,weih gwnzmbwn daeuj gip.itlaiz ce diegdeih ,ngeihlaiz saet daemznaz.)这样一直唱到第十杯。最后还有三段七言汉歌和五言壮歌交叉作结。这部壮化道教道经在汉族道教中找不到对应的经文,足见是根据道教的教义重新编就的,但基本是汉族文言文,往往夹杂有古壮字和壮歌,这就是已经民族化了的道教,非原来面目。但不管任何,其中汉文化是占绝对有时的。

麽教经文不同,里面是原生态的壮族文化,首先,经文所选取的题材,绝大部分都属于壮族社会生活的题材,且以壮族创世神话为主。这里有开天辟地神话、造物神话、洪水神话、远古社会生活神话,虽是麽经,但情节基本保留。从地域和民族风情看,有南方壮族地区浓郁的文化氛围,如第五章中所列的60多种异兆:“兄且听我说,你们听我讲。奴来说除妖,奴来讲禳怪。奴来疏解好,奴来捉个鬼。鹰站晒台是凶兆,水泡屋檐是凶兆,稻不灌浆是凶兆,牛犄角裂是凶兆,黄牛骑水牛是凶兆,[28]猪剩独崽是凶兆,狗生七崽是凶兆,女在娘家分娩是凶兆,儿生两头是凶兆,儿像条石是凶兆。生儿像磨刀石,下田碰见虎。在家见大蛇,吹风蛇进屋。蛇横大路是凶兆,蟒爬进屋是凶兆。黄猄在堂屋大门叫,鼯鼠在晒台桩叫。蝉鸣蚊帐竿,斑鸠叫屋檐,鹧鸪叫屋廊。稻米讲叽喳,稻谷讲叽喳。鸭崽变鸡崽,鸭蛋生双黄,母鸡啼二遍。别家猪来生崽,别家鸭来生蛋,别家鸡来孵蛋。一鸭蛋生双崽,一狗生双头,鹅崽生猫毛。老鼠斗碗架,蛟龙滚猪槽。约外公来护,来禳除今日。田进水口垮像斗笠,田中间陷像背蓬。水田尾垮塌,老虎糟蹋田。狗坐上板凳,烘篮掉火上。熬酒变酒糟,照看蛋双黄。它捉弄做妖,它来招引怪,今日都禳解。鹞和鹰相啄,鸭和鸡相挤,猪和狗相背,[29]黄牛水牛交配,今日都禳解。火炭落在水缸间,红鼠落在木版上,[30]黄血滴在房中间。[31]稻六月抽穗,[32]母猪生独崽,狗一窝七只。鹰毛掉田间,鸦毛掉秧田。水牛上楼板,[33]水牛田间撞主人。蛟九月怀孕,屋梁生黑木耳,干栏生花木耳,帐竿生大木耳。果子狸在晒台叫,鼯鼠在梯下叫。”[34]这里的很多动物,如果子狸、水牛、蟒、鹧鸪、斑鸠、蛟龙等,都是壮族地区比较多见的。“吹风蛇进屋”、“ 蟒爬进屋”、“ 鹧鸪叫屋廊”、“ 屋梁生黑木耳,干栏生花木耳,帐竿生大木耳。果子狸在晒台叫,鼯鼠在梯下叫。”等等,其出现都是和壮族所处的亚热带自然环境相关。这段经文,把壮族地区的生态氛围描绘到了极致。

《麽兵布洛陀》中提到了不少人物,他们是布洛陀、麽渌甲、雷公、婆、公、老君、盘古、神农婆、仙婆、母王婆、茫婆王、王父、皇帝、霹雳、烟守、七脚王、智人、那鹅王、混沌婆、春王、逊王、敢卡、商人、郎莫、郎家、七奶、六虑公、母王、王、瑶人、壮人、祖公。这三十多个名字,从姓名上看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有名字,如那鹅王、混沌、春王、逊王、敢卡、郎莫、郎家等,另一部分只有职位或名分,如王父、天帝、皇帝、母王、婆、公等。从姓名上看,都没有姓,这正好反映了秦汉前后壮族命名的习惯,那时大多是还没有姓的,如译吁宋、勇之、西于、居翁、毋波等,都没有姓。从功能上看,大多数是造物者,如布洛陀、麽渌甲、雷公造天地;神农婆造谷米;仙婆造卧房;母王婆造禳解;茫王婆造疏解;霹雳造天地;盘古造阴阳;烟守造鱼魂;七脚王造水;智人造地方;那鹅王造贼;混沌婆造人间;七奶婆造猪;六虑公造槽;郎莫造猪窝;郎家造社神;母王造鸡,等等。类似这样的造物神,麽经各部都很多。如《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第二卷的《麽叭科仪》,有甘露王造路;上樑造园圃;山屋王造干栏;备放王造房间;郎汉造粮仓;列他王和哩落王造拦江网;甘哥造火;出玉造罗盘,等等;从民族成分上看,外来很少,只有天帝、皇帝、仙婆、老君几位。神农婆不等于神农,盘古本是岭南越人的开辟神,王虽借汉,但却是指壮族先民,不是中原的王。这个名单和道教《中宵绕棺经》中名单相比,民族文化氛围大大超过。

麽经的文化氛围是由它的载体即古壮字、行文字词和结构体现出来的。古壮字虽然是仿汉字的字体,属于汉字文化圈的产物,但它是地地道道的壮族文字,犹如日本文字中的汉字,它已经是日本文字。这种字体展现在人们的面前,马上营造出民族文化的氛围。这种氛围更进一步体现在词语的选择上,其词语绝大部分都是地道的民族词,汉借词极少。我们来看《麽兵布洛陀·禳解麽经》原文:

三盖三王置 三界三王置

四盖四王造 四界四王造

贯无立无连 昔无黑无亮

贯无天无地 昔无天无地

天未造盖麻 天未造什么

地未造盖麻 地未造什么

天未置枯考 天未置樟树

地未造枯街 地未造扁桃

伝来未鲁造 众人不懂造

霹厉造天地 霹雳造天地

盘古置阴阳 盘古造阴阳

造各门及吞 造做天盖地

神农造鬼米 神农造稻魂

烟守造鬼鱼 烟守造鱼魂

王七个造立 七脚王造水

甫罗贵造傍 智人造人间

造贼父汉王 鹅王造个贼

混沌婆造“傍” 混沌婆造地方

这段麽经是借汉语词最多的经文,一共出现的50个词中,汉语词只有七个,14%,民族词43个,占86%,可见民族词占绝对优势。麽经是壮歌格式,腰脚韵:

寅就变双放 Rin couh bianq soeng fiengh 石就变两快

寅就房双败 Rin couh fuengz soneng baih 石就裂两边

这是右江流域的壮族排歌格式,五言,上下句式,腰脚韵。

变寮恳丕上 Benq ndeu hwnj bae gwnz 一片升上方

造贫门丑雷 Caux baenz mbwn cux byaj 成天装雷公

变寮隆丕下 Benq ndeu loengz bae laj 一片往下降

贫下地召伝 baenz laj dih cux hunz 成大地装人

这是壮族典型的勒脚歌,五言四句腰脚韵。

夭 踏 赞可兵 Yiuh dieb canz goj beng 鹰站晒台是凶兆

兰 兹可兵 Lanz dumh swej goj beng 水泡屋檐是凶兆

米 凡 可兵 Haeux fanz byai goj beng 稻不灌浆是凶兆

角 怀 丁可兵 Gaeu vaiz dek goj beng 牛犄角裂是凶兆,

余强 怀可兵 Cwez gyangx vaiz goj beng 黄牛骑水牛是凶兆[35]

貘子 生可兵 Mu lwg dog goj beng 猪生独崽是凶兆,

犸 六 七可兵 Ma log caet goj beng 狗生六七崽是凶兆

这也是右江排歌格式,全脚韵,和汉族诗歌双行脚韵不同。从每章节的内部结构看,总是以“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 开头,以“奴得断这章,奴还有新章”结尾,非常整齐。

从以上所引用的原文和初步的分析来看,麽教经书是以民族心理为核心,以民族和地域文化元素为内涵,以民族形式为框架,经过精心营造而形成的,具有比较纯正的原生态性质,因而在民族文化的研究中特有价值。

以上我们从四个方面对麽经进行剖析,从中可以看出,摩经所包容的内容极其丰富,是壮族原始社会年末期到文明社会产生初期的“清明上河图”,举凡当时社会生活的社会结构,衣食住行,采集狩猎,稻作生产,风情习俗,原始宗教和麽教在生活中的功能,早期社会的裂变,等等,无不在其中有所反映,甚至是生动的描绘.原始社会经历了100多万年的历史,即使是其末期,离我们也已经有几千年,那时又还没有成熟的文字记载,全靠口口相传,由于表达方式的变更,不少内容便潜藏在密码中,使今人破译十分困难.即便如此,我们仍能够通过摩经这个历史隧道,去与古人交流,体验他们的喜怒哀乐,窥测他们在威力强大的大自然面前的惊恐和拼搏,令人动容.那么,我们从中会得到什么教益呢?麽经中所描绘的使人如堕迷雾的状态对我们有什么启示呢?我以为大有益处.第一,从中可以感受到社会是从低到高,从控制自然的力量微弱到逐步强大的发展过程,社会总是不断为自己开辟前进的道路,任何逆向行动必然要遭到唾弃,甚至被历史车轮碾碎.第二,任何时代都会有自己的艰难和困惑,历史的轨迹不会是长安街,那样笔直,一个民族要发展,就必须像布洛陀和那些造物主们那样,不断创造,用今天的表达方式讲,叫做创新.这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力所在.壮族发展到今天,成为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就是不断创新的结果.在新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和江南的汉族祖先一起创造了水稻移栽法,影响了一半人类的餐桌;人家发明小石器,我们的祖先发明大石铲.商周时,中原的青铜冶炼达到很高水平,我们祖先的牛首提梁卣逼近中原;先秦看一个民族科学的发展程度,主要看他能不能分割圆.从记载看,当时世界上能分割的只有希腊的欧几里得和中国的汉族,但铜鼓上的太阳纹却透露出,我们的祖先里也有“欧几里得”,能分割圆.但在电子时代,我们的发展滞后了,看看布洛陀的功绩,作为他的子孙,我们没有理由不奋发.第三,社会要发展,需要相对稳定和谐,壮族过去之所以发展壮大,与她和有的民主相比,互相劫夺较少有关.和谐包括两方面,一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人不任意破坏生态平衡;二是社会内部要有一定的规矩,人人都要讲社会道德,遵循家庭伦理.这是麽经给我们的强烈感受.第四,稳定并不排除必要的斗争,当社会出现怪异现象,严重影响稳定时,不排除也就谈不到稳定,用麽经的行话讲,叫做攘除.当然,斗争是要有度的,超过了度,包括规模和时间,还涉及到方式方法,过了度就适得其反.屹上就是麽经给我们的宝贵启示.

注:

[1] 张声震主编,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2004年4月第一版。[2] 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3] 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4] 《蓝鸿恩文集》论文卷224页。[5] 十二部是壮族原始社会末期的社会结构,是十二个大部落或部落联盟,是后来形成壮族的核心群体。十二部以其图腾为标志,据麽教神像挂图,有鸡部、鹅部、鹰部、水牛部、黄牛部、马部、猪部、狗部、羊部、鳄部等,其中一个形象损坏不清,另一个为畸形人首。在别的地方,十二部又有所不同。如《麽兵布洛陀》中有马蜂部、蛙部。[6] 傍,壮话biengz 的译音,此词多义,意思是天下、国家、人间、这一带地方。[7] 麽教破狱仪式。[8] 奴隶主。[9] 图额是壮语duzngieng的音译,即汉语的蛟龙,这是一种以鳄鱼为主,糅合了河马、犀牛等的混合体。[10] 鸡卜的卦象之一。[11] 胡绍华:《中国南方民族史研究文集》拙文《略论壮族历史的若干问题》,群言出版社,北京,2005年。[12]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13] 《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第一卷。[14] 即神话中开辟红水河的岑逊王。[15] 神话说,布洛陀以泥捏成牛,埋在洼地后变真牛。[16] 指一小竹管削尖一头穿牛鼻,牛绳从中穿过。[17] 原文为maen,指原来不怀胎的猪,现在又怀胎。[18] 道渌甲是麽渌甲的另一个名称。[19] 指黄牛和水牛交配。[20] 指交配。[21] 指刚生浑身红嫩的小鼠掉到干栏二层人住的木地板上。[22] 俗认为是鬼血,不吉利。[23] 从前种单季稻,四五月下种,九月收,故六月抽穗被认为怪异。[24] 指干栏二层。[25] 壮人住干栏二层,需从一层架梯子。[26] 白牛是传说中的妖怪之一,五海水牢为恶魔所居。[27] 同楼梯即同长屋,早期社会同一氏族往往同住一长屋,同一个梯子上下。[28] 指黄牛和水牛交配。[29] 指交配。[30] 指刚生浑身红嫩的小鼠掉到干栏二层人住的木地板上。[31] 俗认为是鬼血,不吉利。[32] 从前种单季稻,四五月下种,九月收,故六月抽穗被认为怪异。[33] 指干栏二层。[34] 壮人住干栏二层,需从一层架梯子。[35] 指黄牛和水牛交配。

本文由2019全年免费料大全发布于六开宝典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密码讲授,麽兵佈洛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